图片新闻   更多>>   
  • 修车修成“洒油车” 消保委介入解民忧
  • 县消保委开展禁塑令和反餐饮浪费体察活动
  • 县消保委315活动有声有影
  • 中消协领导来长兴进行专题调研
  • 长兴开展消费者信得过单位牌匾送上门活动
  • 德清开展“放心计量”行动助推“放心消费在德清”
  • 市局慎金星副局长一行到长兴调研指导工作
  • 长兴举办首个云在线“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
  • 长兴县消保委联合县市场监管局组织装饰行业协会代表慰
  • 新区消保委喜获新年第一面锦旗
湖州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其它动态  

同样的早餐

时 间:2008/7/1 来 源:; 作 者:
关键字:
字体大小:    收藏    打印

同样的早餐     

湖州市《湖州日报》总编室   邵宝健

 

卢放兄不喜欢在家里吃早饭,上班前都在外头买早点吃。烧饼油条、馒头煎饼、馄饨面条,都是他喜爱的早餐。他时常轮番享用那些东西,食欲不厌。既节省时间,花费又不多,何乐不为?!上班那条路上的小吃摊、小面店,他都摸熟了,味道好的,常光顾,不对味的,不做回头客。他简直成了早点美食家。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好心情难于维持很久。

他在单位里,不是个举足轻重的人。虽年逾四十,业务上造诣浅,与同事关系一般,与领导的关系 更是淡而又淡。所以,他的收入很一般,十多年工作下来,没有一官半职。最糟糕的是,他缺乏拼搏精神,还常发怀才不遇之牢骚。想想家里吧,读高中的儿子是老大,老婆是老二,他排行老三,发言权不多。年初用旧宅换置了一个新套房,欠了一屁股债,由他支配的零花钱也就少得可怜。

卢放兄的新居嘛,也不大,七八十平方米,装修不夸张,家电也是一般性的。不过,他老婆待他不错,稍有遗憾的是,她一旦动怒,就会把老公贬为窝囊废。老婆的抱怨不是没有道理,问题是他已过了不惑的年纪,想要一展雄风也难呀。

这几天,他都在菜市场旁的一个露天小吃摊用早餐。一碗豆浆,外加两个菜包子。来的次数多了,就注意起别的吃客。常到这个摊光顾的有两个妇女,衣着均素雅得体。一位略胖型的,五十五六岁;一位匀称型的;五十二三岁。她们的爱好与我相同,也是一碗咸浆,加两只包子,有时换成一只肉粽。这两位妇女以前是不认识的,同来买菜,同吃早餐,便熟悉起来。那天,他一边用餐,一边听她们聊谈。

略胖型的妇女,谈及自己的家庭:老伴在一家事业单位当科长,儿子在工商局,儿媳在银行,女儿在电视台,女婿在公安局,自己退休前在地税局供职,眼下每月的退休金超过2000元;儿女们的住宅都很宽敞,她和老伴的住所也是个大套房。卢放兄听到这里,心想:她家可是三个黄金搭档哟!看她的神情,倒不像是在炫耀,而是内心幸福的自然流淌。

匀称型的妇女听了,笑笑,也披露了自己的家境。她有两个女儿,老大31岁,以前是绸厂的挡车工,现在下岗在家,在街口摆了个缝纫摊,每月有二三百元的进账,大女婿在是机械厂的钳工,每月工资七八百,奖金很少;小女儿28岁,在超市当收银员,小女婿买断工龄后在原单位当门卫。她老伴从化肥厂提前退休,每月六七百元,却忙着养鸟、种花那类不赚钱光花钱的情致活。卢放兄便想:世上也不尽是富得冒油,拮据的人家也有不少啊。

那碗咸浆,她吃得津津有味,碗底的碎末也不舍得放弃。接着,她介绍自己:“我以前没有工作,所以没有劳保。女儿女婿、外孙、外孙女的中餐、晚餐都包在我家,我是他们的炊事班长,很少有空闲的。”说这番话时,她的面孔微红,眼眸很亮,神采飞扬。

那天,卢放兄在换过别的几个品种后,又来这个小吃摊用早餐。那两位妇女早在那里享用早点了。话题依旧,早点嘛,也相同,都吃得很有滋味,离座的时,她俩的神情都很怡然。

平时,卢放兄与同事聊天,免不了会调侃“房大只睡一张床、钱多只用一张嘴”,感触不深。面对这两位妇女,他的感受就立体而深刻。后来,他与她们熟识了,也参加那种生活化的聊谈。有一次,那位匀称型的妇女见他吃得满头大汗,还从拎包里抽出一张餐巾纸给他。

这个小吃难的老板是当地的下岗工人,妻子是郊区的农家女。他们起早摸黑忙得很开心。有时他们读高中的女儿也来摊上办忙,是个长得很秀气的女孩。那次当他离摊付钞时,那位女孩用甜美的嗓音说:“谢谢叔叔,谢谢惠顾。”他看着她那张荡漾幸福的脸,真是好感动。也回应礼貌用语:“谢谢,谢谢你!”

这一年,卢放兄工作很努力,被单位评上优秀员工,获得3000元奖金,还长了一级工资。儿子也很争气,考上了京城的一所名牌大学。两年后,他家还清了买房的所有欠款。

卢放兄依然时常光顾那个小吃摊,依然会时常碰到那两位享用同样早餐的妇女。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