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更多>>   
  • 湖州市汽车流通行业质量消费争议评定委员会成立
  • 品质消费 美好生活 解读中消协2018年消费维权年主题
  • 《快递暂行条例》出台 亮点解读
  • 打造放心消费在浙江“湖州样本”
  • 一县一区一特色消费创建活动
  • 全国“品质消费教育乡村行”启动仪式
  • “放心消费在湖州”星火燎原
  • 县消保委开展开展“品质消费教育进社区活动”
  • “品质消费教育乡村行”走进长兴——食品保健品安全消
  • 市局慎金星副局长来德清调研示范型放心民宿建设推进情
湖州消费维权网 >> 法律法规 > 法律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适读

时 间:2019/1/10 来 源:; 作 者:
关键字:
字体大小:    收藏    打印

2017114,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修订《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决定,自201811起施行。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了较大规模的修改。

1.关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合理界定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定义增加了“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内容,并且对提供服务的经营者删除“营利性”要求,解决了以往对《反不正当竞争法》适用范围的争议。今后,任何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实施了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都应受到《反不正竞争法》的规制。

2.关于市场混淆行为范围的界定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市场混淆行为的范围界定更加准确:一是规定受保护的标识包括但不限于“商品名称、包装、装潢、企业名称、字号、姓名、域名主体部分、网站名称、网页”等;二是将受保护的商业标识标准由旧法的“知名商品”变更为只需具有“一定影响”即可;三是规定“混淆行为”既包括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还包括误认为“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 即凡是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行为均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所打击的混淆行为。这一修订,有利于制止市场混淆行为,实现与《商标法》有机衔接。

3.关于商业贿赂行为的规定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于贿赂对象进行了更准确的界定,可以利用职权或者影响力影响交易的单位或个人均属于商业贿赂行为的对象范畴,并规定经营者的工作人员进行贿赂的,在无反证的情况下将被认定为经营者的行为。

4.关于商业秘密概念的界定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商业秘密的概念做出了新的界定,进一步完善了“商业秘密”的定义,不再强调“实用性”,这一修改也是为了适应新的市场竞争环境需求作出的改变。毕竟很多令人叫绝的商业秘密只是个创意或想法,不能仅仅因为难以及时转化而否认其为商业秘密。今后,类似“失败的实验数据”等这类具有潜在价值的智力成果也属于商业秘密。此外,对于以“欺诈”手段获取商业秘密的,即违背权利人意愿而获取商业秘密的行为均可认定为不正当手段。

5.关于互联网领域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定

互联网领域的不正当竞争类型很多,一方面包含传统领域中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例如虚假宣传等。另一方面也有其特殊表现形式,例如利用软件优势,屏蔽别人广告、捆绑销售、互联网劫持等。这类不正当竞争行为往往表现为不法经营者利用互联网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其他方式,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的正常运行,侵犯用户知情权,误导用户。此次新《反不正当竞争法》针对互联网领域特有的、利用技术手段进行的不正当竞争行为,通过列举的形式对“插入链接、强制进行目标跳转”、“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恶意对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不兼容”等行为作出禁止性规定,同时增加兜底性条款,并规定最高可处三百万罚款,以适应当前互联网经济发展的需要。

6.关于对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调查的规定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增加了查封、扣押等行政强制措施,明确了监督检查部门在执法过程中的权力和义务,执法过程更加规范。

7.关于不正竞争销售行为的界定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增加了“有奖销售中不得存在所设奖的种类、兑奖条件、奖金金额或者奖品等有奖销售信息不明确,影响兑奖”的规定。同时为适应当前的经济形势,新法将抽奖式有奖销售的最高奖金额由五千元提高到了五万元。

8.关于新《反不正当竞争法》与相关法律制度如何衔接问题

《反不正当竞争法》是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的基础性法律。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厘清了与相关法律制度的关系,保持了法律规定的协调一致。

一是与《商标法》相衔接,删除了有关商标侵权的规定,对《商标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情形,增加相应规制条款。

二是厘清了与《广告法》的关系,对经营者违反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进行虚假宣传,属于发布虚假广告的,依照《广告法》的规定处罚。

三是删除了有关公用事业单位限制竞争、行政垄断、低于成本价销售的规定,实现了与《反垄断法》的清晰划分。

9.关于虚假宣传规定的变与不变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二十条规定了虚假宣传行为的界定和法律责任,与旧法相比变化较大,有着丰富的内容。

 ()明确提出了“商业宣传”的概念

 旧法使用的是“虚假表示”“虚假宣传”的表述,新《反不正当竞争法》使用“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表述,明确提出“商业宣传”的概念。

 ()将“虚假表示”“虚假宣传”条款合并

旧法第五条第()项有关于“在商品上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质量标志,伪造产地,对商品质量作引人误解的虚假表示”的规定,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将第六条纯化为对商业标识的仿冒混淆行为,去掉“引人误解的虚假表示”,将此种情形并入第八条虚假宣传行为中,统一法律适用。而且,新法没有再规定“在商品上”“广告”和“其他方式”之类具体的宣传方式,因为现实中的宣传方式无非就这些。

  ()厘清与《广告法》的区别适用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删除了旧法第九条第二款、第二十条第二款关于广告经营者的相关规定,并在第二十条明确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八条规定,属于发布虚假广告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规定处罚”,明确了《广告法》优先适用的法律原则。

  ()将“引人误解”改为“虚假或者引人误解”

  旧法使用“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的表述,将“引人误解”作为“虚假宣传”的限定词,实际上缩小了不正当竞争中宣传行为的认定范围。当然,在以往的执法实践中,执法人员并未拘泥字面意思而简单地理解和适用法律,而是抓住该条款的本质特性,使其包含引人误解的宣传和虚假宣传两类行为。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将“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修改为“虚假或者引入误解的虚假宣传”,将“虚假”和“引人误解”并列,明确此类行为既包括虚假宣传,也包括造成相关公众误解的宣传,用语更加严谨,也与《广告法》第二十八条关于虚假广告的规定保持一致,这是在规范形式上的一个重大变化。

  ()例示性规定内容的变化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将例示的内容归纳为“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与旧法相比,删除了“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例示内容。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情形毕竟只是列举出来的常见典型情形,该条仍采取“等”字概括式的例示性规定。因此,笔者认为,新旧法在所涉宣传事项上并无本质性差别,之所以作出这样的修改,说明当今虚假宣传的常见多发情况有所变化。例如,近年来电子商务领域虚假宣传的问题较为严重,甚至出现了专门组织虚假交易帮助他人进行虚假宣传以牟取不正当利益的情况,因此新法对虚假宣传的具体内容予以细化,明确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销售状况”“用户评价”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旧法所规定的例示事项在新法施行后依然可以规制,未被列举的情形可包括在“等”字中。例如,旧法规定的“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质量标志”,有些可纳入新法规定的“曾获荣誉”等之中。

  ()明确规定了“欺骗、误导消费者”后果要件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了虚假宣传的后果要件,即“欺骗、误导消费者”。由此可见,内容虽然虚假,但不会产生欺骗、误导后果的商业宣传将被排除在外。当然,虚假宣传并不限于误导消费者,还包括误导生产经营者,因此笔者认为,以“误导、欺骗相关公众”的方式表达更为准确,仅规定“消费者”不够周延。

  ()新增虚假宣传的帮助行为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入误解的商业宣传。”该款规定禁止的是虚假宣传的帮助行为,即以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入误解的商业宣传。这一新增规定有助于制止当前多发的线上“刷单”、线下“雇托”炒作等虚假宣传行为。新法施行后,除经营者对自己产品进行虚假宣传外,帮助他人“刷单炒信”、删除差评、虚构交易等行为,也将受到查处,网络水军、职业差评师等不法经营者将受到处罚。

  ()加大了对虚假宣传行为的处罚力度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将虚假宣传的法律责任由“可以根据情节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调整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新法的处罚力度明显加大,与《广告法》虚假广告的罚则基本保持一致,可避免因罚则不同导致的选择性执法。较高的起罚点虽然可以增强法律威慑力,但也可能带来操作性不强的问题,《食品安全法》《广告法》等处罚力度明显加大的法律都面临执行难的问题,值得关注。

 
相关文章  
更多>>